那些世界名画到底应该怎么看?
编辑 : 惠雯 上传时间 :  2016-12-14 16:39:20 点击 : 

当一幅画放在你的面前,你能看懂吗?

世界名画

乔治亚·欧姬芙作品:《罂粟花》

当你有机会到欧洲旅游,参观那些著名博物馆,和艺术家的真迹面对面时,能体会到其中的美和内涵吗?

别装了,其实大部分时候,我们根本看不懂那些画。

有一位致力于艺术普及的法国艺术史学者弗朗索瓦丝·芭布–高尔,她专门写了两本书,就为了教人们如何看画——《如何看一幅画》和《如何看一幅画II》。

在她看来,每个人都能在画中获得一些信息,无论你是厌恶它,还是一见钟情,都合情合理。

看一幅画,最重要的是,要完全相信我们自己的眼睛。

考虑到人们常被这些名画的光环晃晕,或被各种专业术语吓呆,她采取了最简单的表述方式,尤其注意减少使用术语。她唯一的目的,就是鼓励看画的人领会自己的感受力和联想力。

世界名画

温丝洛·荷马作品:《夏夜》

《如何看一幅画》选取了36幅画作,按照6大类,从整体构图到局部细节,一一对照讲解。

《如何看一幅画II》精选了68幅画作,分为“自然的”和“人造的”2大主题,解释画中花鸟虫鱼等的象征意义。

这些画创作的时间,从15世纪到今天,跨越了700年,涉及静物画、肖像画、宗教和历史题材的绘画,以及各种现当代流派的作品。

世界名画

这是巴尔托洛梅奥·贝泰拉的《静物:两架诗琴、一架维金纳琴、书,放在有毯子盖着的桌子上》

面对这样一幅画,我们很容易就只把标题念一遍,然后随意一瞥,走开了。

我们以为这就是几件乐器堆叠在一起而已。

弗朗索瓦丝·芭布–高尔让我们忘记这幅画的标题。

有时候看画,就像是福尔摩斯在探案一样,需要发现细节处的蛛丝马迹,并大胆猜想。

是一些音乐家曾经到了这儿,又离开了吗?不然画作右边那落满灰尘的诗琴上,是谁留下了指印?

在作者的提示下,我们才发觉这原来是一幅技巧高超的错觉画,我们甚至会误以为是画纸上落了灰。画家以独到的方式,鼓励人们用新视角去观察事物。

世界名画

这是约翰内斯(扬)·维米尔的《戴头巾的少女》,又叫《戴珍珠耳环的少女》

弗朗索瓦丝·芭布–高尔说:有些画,让人看了会“呆若木鸡”,这幅画就算一个。

这个少女,只向我们转过来一秒,却足以让人记住她的样子。

她是谁?

她戴着沉重的珍珠耳环,曾经有一段什么样的经历?

她的脸庞也仿若一颗珍珠,包裹着一层光辉,仿佛有种魔力,让人不禁深深地凝视。

世界名画

这是尼古拉斯·普桑的《里纳尔多和阿米达》,源自意大利诗人塔索所著的《耶路撒冷的解放》,一部以十字军东征为背景的史诗作品。

画中,美丽的阿米达本想杀死沉睡中的里纳尔多,但是,爱乱点鸳鸯谱的丘比特突然闯入,令她由恨转爱,不禁伸手抚摸起少年的头发来。

弗朗索瓦丝·芭布–高尔说:我们不用深入研究每一个英雄的历险故事,也能感受到画面上那爱恨交织的、诡异的情感。

她提醒人们注意画面中的3棵树。阿米达身后的那棵,寓意着一个门槛,表示她即将越界。而里纳尔多背后的两棵,则代表一个二次元,暗示他既是她的敌人,也是她的爱人。

世界名画

有时我们看不懂一幅画,是因为不了解作品的主题,但也有可能是,我们根本不知从何看起。比如这幅乔治·布拉克所绘的《拿吉他的女人》

弗朗索瓦丝·芭布–高尔鼓励人们说:绘画,只要我们愿意花些时间在上面,作品会慢慢展露自己的秘密。

画的上方,画家用吻的形状来表示女性,还有两弯新月的形状,表示闭着的双眼。下方的吉他、印刷字母,也值得我们反复品味。

在这里,画家打破了绘画一定要“栩栩如生”的规则,他没有具体描绘模特的外形,而是将局部分散在画面上;就好像多棱镜反射的光线,既展现出无限的空间,又反映了某种现实。

世界名画

这是梵高的《播种者》

我们看到耕作的男人身旁大树上开出的花,也发现,太阳在男人的身后,好像一个光环。

最重要的是,弗朗索瓦丝·芭布–高尔提醒我们注意天空反射出的绿色,那是未来庄稼的颜色。绿色不断地变浓,恰似某种承诺。这印证了《圣经》里说法,男人不会白作工,他必将收获沉甸甸的谷物。

世界名画

这是爱德华·蒙克的《呐喊》,是表现主义最著名的作品,1895年拍卖时,创价格最高的纪录

大部分人能感受到恐惧的情绪。颜料好似熔岩一样,四下里疯狂流淌。在这没有尽头的桥上,一个男人举起双手,缩成一团,像风中的一片叶子。

作者提醒我们注意画面的流动感,蒙克的构图非常简洁,只有少数几种元素,他想要表现的是:现实像海潮一样退去,剩下的只有焦虑感。

100年后,我们仍然感同身受。

相关链接:再识方力钧:重新赋予人性尊严


大家的评论(0)
推荐的力量(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