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南半球的大师:你不了解的“澳大利亚印象派”
编辑 : 惠雯 上传时间 :  2017-01-13 16:27:46 点击 : 

提起印象派,人们首先想到的通常是法国。很少有人知道,在19世纪末期,曾一群澳大利亚艺术家对印象派产生了浓厚兴趣。他们远渡重洋,来到欧洲游历、学习,在返回家乡之后又创造出了独一无二的澳大利亚印象派。

2016年12月,英国国家美术馆举办展览“澳大利亚的印象派画家”,让我们重新有机会来了解这些来自南半球的创作者。

艺术

▲John Peter Russell - Fils du peintre jouant avec un Сrabe

鲜为人知的澳大利亚印象派艺术家在荷兰阿姆斯特丹的梵高博物馆有这样一幅肖像:画面上的梵高身着黑衣、手中执笔,目光犀利地回头望着。生动的描绘、近距离的观察,画作无不透露出作者与梵高的亲近关系。梵高本人极为珍视这幅作品,在生命的最后几个月中,他曾特别嘱咐弟弟提奥好好保管它。

艺术

▲John Peter Russell - Vincent van Gogh

几年前,油画修复人员在画布上找到了隐藏很深的题字:“给文森特,致友谊”(For Vincent, in friendship)。这位神秘的友人并非某位和梵高同时期的欧洲艺术家,而是来自遥远悉尼的John Peter Russell——澳大利亚最重要的印象派创作者。

1858年,John Peter Russell出生在悉尼市郊,1881年,23岁的他放弃了工程师的学习,先后来到伦敦和巴黎追求艺术之梦。在巴黎,Russell结识了梵高、罗特列克、莫奈、西斯莱等人;也正是在巴黎,他开始对印象派产生兴趣。

艺术

▲John Peter Russell(1858–1930)

1886年,Russell在贝勒岛遇到莫奈,后者为他的创作带来了极大影响。1887年,他又搬到巴黎南部的小镇Moret,住在他隔壁的便是印象派画家阿尔弗莱德·西斯莱。John Peter Russell将印象派的笔触和风格融入自己原先的创作,尽管梵高曾给予Russell极高的评价、甚至在1888年还亲自邮寄12幅草稿给他与他进行讨论,但对印象派的热情,最终还是让Russell放弃了在1886年绘制《梵高肖像》时所使用的写实风格。

艺术

▲Russel描绘的“西斯莱夫人在河边读信”极具法国印象派风格

法国的景色、法国的光影、法国的风情,John Peter Russell并没有像其他游学欧洲的澳大利亚艺术家们一样在几年后返回家乡,而是在法国生活了近40年,他创作中的大部分都与贝勒岛迷人的海景有关。

艺术

▲John Peter Russell - Roc Toul

然而,在1924年,当Russell再次回到悉尼时,这位印象派先锋没能融入当地的创作氛围。那时,距离澳大利亚举行第一次本土印象派画展已经过去了35年。John Russell成为了20世纪“澳大利亚失落的印象派画家。”

艺术

▲John Peter Russell - Chalk Cliffs at Goulphar Bay

艺术

▲John Peter Russell - Rough sea Morestil

艺术

▲John Peter Russell - Stormy Sky and Sea, Belle île, off Brittany

艺术

▲John Peter Russell - Boys on the Beack, Belle île

海德堡画派与展览“9x5”与John Peter Russell同时期来到欧洲的澳大利亚艺术家还有Tom Roberts(1856-1931)。Tom Roberts出生在英国,年幼时移民澳洲,后又回到伦敦皇家艺术学院完成大学艺术学习。二人不仅是终生好友,还曾在1883年同游西班牙。但是,和Russell不同的是,在欧洲游历4年后,Tom Roberts很快回到澳大利亚,并在那里推广外光写生(en plein air)的创作方法,鼓励本土艺术家以当地自然和人文风光为主题进行创作。

艺术

▲Tom Roberts(1856-1931)

1886年,返澳仅1年的Tom Roberts就在澳大利亚找到了志同道合的伙伴,包括Arthur Streeton, Frederick McCubbin,Charles Conder等人,他们共同创立了“海德堡画派”(Heidelberg School)。

当然,这里的海德堡并非德国地名,而是澳大利亚墨尔本北部的同名小镇。秀美的自然风光和低廉的租金在19世纪末吸引着大量的艺术家。在John Peter Russell与法国印象派艺术家学习交流时,Tom Roberts和朋友们已经竖起帐篷,在自然光下进行写生,将风行欧洲的“印象派”带回了澳大利亚。

艺术

Tom Roberts - Tom Roberts 和他的巨幅创作

1889年8月,海德堡画派的三位核心人物Tom Roberts,Arthur Streeton和Charles Conder在墨尔本策划举行“9x5印象派画展”。展览展出了180幅油画和速写——其中大部分都呈现在了 9x5 英寸(约23cmx13cm)的香烟盒纸板上,展览也因此而得名 “9x5”。

这些作品侧重展现墨尔本和悉尼附近的自然和人文景观,让人们看到了澳大利亚19世纪晚期快速的城市化进程,在澳大利亚引起了巨大轰动。这是公众第一次看到了本国艺术家所理解、创造的“印象派”。

艺术

▲Tom Roberts - Bailed up

艺术

▲Tom Roberts - Bourke Street west

艺术

▲Tom Roberts - Slumbering sea, Mentone

本土的力量——印象派在澳洲2016年12月7日,英国国家美术馆举办展览《澳大利亚的印象派画家》(Australia’s Impressionists),让我们在21世纪的今天再次回顾19世纪末期和20世纪初期澳大利亚艺术家们的精彩创作。

展览聚焦先前提到的四位艺术家:John Peter Russell(1858–1930),Tom Roberts (1856–1931), Arthur Streeton (1867–1943) 和 Charles Conder (1868–1909)。John Peter Russell活跃在欧洲,从他的作品中可以看到鲜明的“法国感”;而Tom Roberts, Arthur Streeton和 Charles Conder 三位海德堡画派核心成员的创作则更具澳大利亚风情。

艺术

▲Tom Roberts - Coming South

例如Tom Roberts的作品《南下》(Coming South),见证并记录了对澳洲有重要影响的移民潮。“澳大利亚”原意为“南方大陆”,18世纪末被英国当做流放犯人的地方,几十年后因发现金矿而吸引来大量淘金移民。作品以东方航运公司的路西塔尼亚号为布景,没有直接的海景出现,仅以夹板作为中心,这些不同阶层、种族的乘客形成临时组成的群体,用一个多月时间从伦敦穿越地球来到墨尔本,在此建立新的家园。

艺术

▲Tom Roberts - A break away!

《失控》(A Break Away)呈现了澳洲干旱时节,羊群失控奔向水源的场景,马背上的羊倌试图喝令它们淡定有序,画中掀起满天尘土。而在《剪羊毛》(Shearing the Rams)中,我们可以看到真实阳光的澳洲田园牧场生活。

艺术

▲Tom Roberts - Shearing the Rams

Arthur Streeton的作品更多以澳洲本土风景、全景图为主,他擅长捕捉其独特的光影色彩。

《开拓者的小屋》(The Selector's Hut)以墨尔本伊格莱蒙特地区为背景,捕捉了大自然炙热、干燥的夏季。在荒芜之地上建立新的家园,澳大利亚的开拓者们付诸了无数的努力。

艺术

▲Arthur Streeton - The Selector's Hut

《伊格莱蒙特,金色夏天》(Golden summer, Eaglemont)是澳大利亚印象派中的杰作。它呈现了同一地区的另一种风貌:略略起伏的平原,田园诗般宁静的风景,简洁而美好。

艺术

▲Arthur Streeton - Golden summer, Eaglemont

艺术

▲Arthur Streeton - The Spirit of the Drought

Charles Conder的作品具有更强的个人风格和幽默感,他的《门通假日》是澳大利亚艺术史上最重要的作品之一。

那时,澳大利亚的印象派画家们在门通的菲利湾一个海边渡假村租了一幢小屋作为艺术家们的创作基地。Charles Conder用精妙的笔触捕捉了夏日一个闲适的瞬间,描绘的是一些过着小康生活的上流社会人士,他们拘谨地在港湾边上的一个海滩闲逛。浅色的沙滩,平静的海面,湛蓝的天空,四处弥漫着夏日的阳光,编织在整个作品中的些许红色,好似点睛之笔,让往昔夏日的金光再次闪烁。

艺术

▲Charles Conder - A holiday at Mentone

1890年,年少移民来到澳大利亚的Charles Conder回到了英国。到英国之后,他开始在丝绸的扇面上绘制精美的水彩画,并成了著名的扇面画家,并成功进入上流社会的时尚圈,与奥斯卡·王尔德以及奥伯瑞·比兹利等名人交往密切。

艺术

▲Charles Conder - An Early Taste for Literature

四位澳大利亚艺术家,将欧洲印象派结合澳大利亚本土的自然和人文景观,创造了属于澳大利亚的印象派。

正如英国国家美术馆的馆长Gabriele Finaldi说的那样,“19世纪末的澳大利亚画家们,对如何将欧洲印象派的语言应用到澳洲的自然和人文景观上尤为感兴趣。他们的探索创造出了独具原创性的、令人振奋的结果。而这将是英国国家美术馆第一次举办大型澳大利亚油画展,向这些前辈们致敬。”

相关链接:每个人的心里都有一团火 路过的人只看到烟|农民画


大家的评论(0)
推荐的力量(0)